一哥猝死,先鋒700億的謎局
來源:家族網南方找北 | 作者:余遠環 | 發布時間: 84天前 | 337 372 次 瀏覽量 | 分享到:

1

10月5日,一時叱咤風云的“先鋒系”實控人張振新經證實,病逝英國。這是繼海航集團前董事長王健之后,又一位在歐洲去世的大型民企董事長。

一個拍照死了,一個喝酒死去。

“大鬧一場悄然離去”,都充滿謎局,包括為何而死。

你可能沒有聽過先鋒集團,也沒有聽說過張振新這個名字。但是如果你投過P2P,你大概率聽說過網信金融P2P,就是最近網傳因P2P違規自融到期無法兌付而爆雷的網信。

張振新的突然病死,可以說是P2P行業今年最大的地震。

千億金融帝國,可能就因此坍塌,多少投資人可能血本無歸,欲哭無淚……

張振新才47歲,算是一個傳奇人物。

《新京報》曾勾勒張振新的發家軌跡:起家于擔保,發家于租賃,在十年間通過“先鋒系”收購拿下了證券、基金、擔保、租賃、保理、支付、征信、互聯網小貸等近乎全金融牌照,且仍在持續外延領域。

金融全牌照哦,全國有有全牌照的,只有中信、平安、光大、方正、華融、明天系、華能、交行、招商、安邦、萬向系、復星系等十八家。

先不管先鋒集團的資產有多少,以小窺大,從金融牌照數量之全上,你就感受到先鋒集團在金融界的地位和影響力吧。

高峰時,張振新控制上百家公司和3000億直接資產,集團兵強馬壯,旗下員工達到2萬人。

不過吧,我感覺現在的各種“系”,99.99%都是十個杯子幾個蓋的問題,蓋不住都是一夜之間坍塌。

有句話說:你想控制的一切,都已經控制了你。

在去杠桿的大背景下,倒下的除了大鱷,還有綁在上面的無數中小投資人,當然,財富并沒有消失,而是流到了另外一部分人手里。

姑娘還是那個姑娘,只是和尚換了道場。

2

張振新很低調,長久隱于幕后,平時代他出面、掌管各塊業務的高管,大多是年輕貌美的女子。她們活躍在各種社交場合,高端酒會、商學院與財經論壇上。據說公司美女如云,情色加資本,可能更有威力吧?

過去幾年,張振新都住在香港。

在港島太古廣場2期的35層,張振新有一間自己的辦公室,所有“先鋒系”內地高管要與他見面,大多在這層大樓的一間會議室里。

2014年秋天,以麾下女將——一個叫劉江湲的女士之名,張振新在香港設立了“古琴會所有限公司”,這家公司在香港有兩處實體,一家餐廳和一家高級會所。

張振新喜歡傳統文化,對古琴情有獨鐘,出手大方,會所中有幾只價值數百萬甚至上千萬的古琴,當然有美女彈著。

會所裝飾古色古香,私隱度極高,主打潮州菜,開業以后,很快就成為香港除四季酒店、銅鑼灣“飯堂”之外的,又一處內地資本大佬赴港隱秘社交的理想之地。

美女、傳統文化、資本運作,資本大佬的標配。

在港島長住的這幾年,張振新似乎越來熱衷于資本運作。

通過劉江湲等多位女高管,張振新最先拿下的是“中新控股”這家殼公司,用它裝入了先鋒系麾下多項金融資產。

2016年,中新控股發行10億港元可換股債券,華融國際出資5億港元認購,二者產生交集。

能搭上華融,說明張振新的關系不一般,坊間傳說,張振新的妻子張曉敏,和很多省市官員關系密切,有政府資源的背景。

華融和其影子公司,為先鋒集團提供資金端,這是張振新的底氣,也是傳言張振新是白手套的原因之一。

意氣風發的張振新,接著就拿下弘達金融控股(1822.HK)、平安證券集團(0231.HK)兩家港股上市公司,野心膨脹時,他還嘗試并購香港人壽,入股綠城中國,沒談成。

因這些港股上市公司都不賺錢,張振新盯上了區塊鏈,想抓住潮流博一博,有點孤注一擲。

先鋒的區塊鏈班子很豪華。在區塊鏈板塊迅速布局了包括礦機、礦場、交易所、Tokenfund等。

張振新投入了大把的錢。

然并卵,遭遇比特幣從山頂俯沖, 2018年,比特幣行情一路下滑,從年初的最高點11.66萬元到年底的2.2萬。

帶來了先鋒上百億元的虧損。

在先鋒香港的內部,有一句被流傳甚廣的話,“To B,To C To 張老板”,即比特幣項目,不管是賣礦機給個人,還是找機構投資人,最后所有人都能夠從張老板身上賺錢。

想割韭菜的鐮刀,成了最大的韭菜。

3

2018年10月,華融系東窗事發,中國華融原黨委書記、董事長賴小民被雙開。

靠山倒下,如日中天的先鋒集團勢頭急轉直下。

2018年下半年開始,先鋒系旗下的P2P平臺網信集團出現了兌付困難。

今年7月起,網信被曝逾期,隨后,更多的危機浮出水面。

恐慌情緒一旦蔓延,多米諾骨牌隨之倒塌。網信“逾期”負面情緒,猶如滾雪球一樣蔓延,出現了擠兌風波,企業和個人惡意逃廢債等情況,造成了集團現金流斷裂和流動性癱瘓。

張振新的金融大鱷版圖本來就破裂,而P2P的爆雷是致命一擊。

玩P2P本來就是火中取栗,燙手是必然的。

熱錢兇猛的時候,是個概念都能飛起來;壓制杠桿的情況下,沒及時剎車的,都會出大問題。

過去一年,這個領域大浪淘沙,白骨累累。

中弘的王永紅和證大的戴志康,也這樣被送上一條不歸路。就連平安旗下的陸金所,也撤離了這個行業。

如今,張振新承受不了,患有哮喘的他,在酒精中突然猝死。

只留下一個爛攤子。

騰訊新聞“潛望”稱,讓先鋒系陷入困境的,不是張振新內部信中提及的資產質量和惡意逃債,而是在華融案發缺少資金來源之后又豪賭區塊鏈敗北所致。

豪賭是資金緊張時的最后一博。

不過,人們更想追問的是,先鋒到底圈了多少錢?這些錢都去哪里了?

在張振新生前身后,這些數字就是一個謎。

21世紀經濟報道披露,截至2019年6月末,先鋒系借貸余額約700億元。主要包括三部分:網信平臺,主要是金交所產品,借貸余額約450億元;網信普惠等P2P平臺,借貸余額約60億元;先鋒系私募基金,約200億元。

就是說先鋒系的債務約700多億元,這一體量已經超過了當初的“e租寶”(未兌付金額380億元),“e租寶”被查后的剩余資產約150億元,占未兌付金額的40%。而先鋒金融對外披露,先鋒集團已梳理了超過200億的資產清單以及各金融牌照,按照這個計算,剩余資產僅占待還金額的28%,比“e租寶”還少。

扣除區塊鏈虧損的100億,再扣除200億元資產,剩余的400億元資金去了哪里?

不清楚,真相總在太陽背后。

張振新病世之前,他在英國擁有奢華莊園、五星級酒店和高爾夫球場,他通過諸多渠道轉移了多少資產到海外,也沒人能說得清。

隨著張振新猝死,這些海外的資產,可能將沉入地下。

而張振新的妻子和女兒,早在2018年就已由香港離境,此后再未有入境記錄。

張振新死去,留下了數百億資產窟窿,卻還毀譽參半。

毀之者覺得,先鋒系的業務過于空心化、缺乏實業支撐,盈利能力和造血功能遇到經濟下行風險巨大;譽之者認為,張振新稱得上一位金融奇才,諸多戰略都富有前瞻性,是科技金融領域的先行者,只可惜,市場環境的變換,無論是誰,終究無法勝天半子。

在后者看來,這是一個金融奇才的悲情故事呢。

偏偏沒有人記得,張振新此前轉移至海外個人名下的資產;也沒人關心那15萬喪失了全部積蓄的普通人,他們無數個欲哭無淚、輾轉難眠的夜。

此刻的我,想起北島的詩:

看吧,在那鍍金的天空中,

飄滿了死者彎曲的倒影。

分享:??????????

粵港澳大灣區紅色家風家教研究中心

《家族商業評論》首席顧問;

家本紀·專欄???

《家本紀》融媒體系列首席顧問;

家族與家族企業文化與傳承研究學者;

新華社半月談文傳中心廣東黨建調研;

查看更多
張韜??????
查看更多
最前線
查看更多
這文章我愛看
企業
家電
家族
非遺傳承人
匠作
品質生活
非遺
熱點標簽
dfl 挂机赚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