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西“姐妹花”20億元發家:背靠省紀委書記,斂財20.7億,官場無人敢惹
來源:家族網 | 作者:韭菜花 | 發布時間: 49天前 | 476 372 次 瀏覽量 | 分享到:

2017年7月6日,江蘇省鎮江市中級人民法院一審公開開庭審理了被告人胡昕受賄、非法經營一案。


江蘇省鎮江市人民檢察院指控:2010年至2011年,被告人胡昕作為金道銘(已判刑)的特定關系人,接受山西文峰焦化科技有限公司實際控制人孔慶智、經辦人趙海斌的請托,與金道銘共謀,利用金道銘擔任中共山西省委常委、省紀委書記、省委副書記等職務上的便利,為山西文峰焦化科技有限公司參與兼并重組整合謀取利益,幫助山西汾西正城煤業有限責任公司分立采礦權、實行分區開采的方案通過審批。2010年5月至2011年初,胡昕先后收受孔慶智、趙海斌給予的人民幣1億元。


此外,胡昕于2009年下半年,以其實際控制的山西奧科新得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建設山西數字礦山信息化技術研發基地項目為名,取得山西省太原高新技術產業開發區工業(科研)用地使用權,至2012年6月,在該地塊上建成嘉名國際大廈。期間,胡昕將該科技項目用樓定位為高端商務寫字樓并對外預售,以每平方米人民幣1.73萬元至1.78萬元不等的單價將該大廈出售,得款人民幣20.799億余元,經鑒定,違法所得人民幣14.763億余元。依法應以受賄罪、非法經營罪追究胡昕的刑事責任。


庭審中,公訴機關及辯護人出示了相關證據,控辯雙方在法庭的主持下分別進行質證并充分發表了意見,胡昕還進行了最后陳述。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及各界群眾60余人旁聽了庭審。


庭審結束后法庭宣布休庭,擇期宣判。


一場橫跨政商兩界的反腐風暴正席卷山西。據統計,包括2014年6月19日被宣布調查的原山西省政協副主席令政策、原山西省委常委兼副省長杜善學在內,中共十八大之后,已有20多名山西(或主要在山西任職)官員被查。


其中,37歲的女商人胡昕進入人們的視線。因被指是于2014年2月落馬的原山西省人大常委會副主任金道銘的情人,3月初胡昕被調查,據傳,一起的還有其妹胡磊。


胡昕、胡磊何許人也?至今其二人的真實相貌仍無處可循。多位與她們兩姐妹相識的人士向《華夏時報》記者透露,其以權力為背景,長袖善舞,與地方國企廣做生意,迅速構筑起涉及煤礦、房地產、信息技術等領域的企業版圖,積累巨額財富,其行跡更引發各界關注。


1



原是出身尋常家


在離開多年后,傳回山西省太谷縣胡氏姐妹曾經的老街坊耳中的,是一個“出事了”的“壞消息”——隨著2014年2月下旬,金道銘被宣布因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組織調查后,3月份,傳出胡昕姐妹也遭調查。


太谷縣的鐵三局第三工程處家屬院,現在已是著名的棚戶區,房屋低矮,且破敗不堪。1977年,胡昕就出生在這里。


胡昕的父親胡祥俊是第一批來太谷縣落戶的鐵三局工人。胡是東北人,祖籍遼寧大連,因此,后來在交際場上,已是“成功商人”的胡昕常常以大連人自稱。


一條馬路將這片居住區分為南北兩個部分。在街坊們的記憶里,曾經居住在“北院”一個兩間平房里的胡家,有五口人:胡昕、胡磊兩姐妹;父親胡祥俊以及在鐵三局電務處材料廠當出納員的母親肖桂花;肖桂花的父親“老肖頭”。


1990年,胡昕姐妹還在讀小學,因為肖桂花所在的材料廠搬遷,當年9月,胡家便全搬到榆次去了。在這之后的20多年里,除胡祥俊曾經回來過一次,街坊們再也沒有見過胡家其他人。但是,胡家“發財了”的消息卻傳了回來。一位街坊回憶:“有一次我們家孩子去榆次,碰到了胡昕姐倆,她回來說,當時胡昕她們就開上豪華車了?!?/span>


街坊們都記得,胡祥俊那一次回來是在2004年前后,他回來辦戶口證明。開車送胡祥俊過來的他的司機告訴街坊們,胡祥俊在做煤炭生意,“兩個女兒在太原搞通信工程”,胡家有幾億資產,“能買下半個太谷縣?!?/span>


在太谷縣,還是孩童的胡氏姐妹留給街坊們的印象都很好,“胡昕漂亮,姐妹倆都很聰明?!庇艽谓址粋兊挠∠髣t是,“姐姐中等個,漂亮;妹妹也不丑。我們都叫肖桂花‘阿慶嫂’,她腦瓜好,做事滴水不漏,胡昕很像她?!?/span>




2



“影子生意”風生水起


據本報記者得到的信息,早在2005年前后,胡昕就已經活躍于山西一些廳級官員圈子了。那時候,胡昕跟金道銘還不認識。金道銘是在2006年8月才從北京調到山西出任省委常委、省紀委書記的。一位與胡昕有過生意往來的當地某國企高層告訴本報記者,“這一階段,胡昕還是在做網絡工程、信息通訊等‘小生意’?!?/span>


胡氏企業的起步始于2002年6月北京奧科新得科貿有限公司在北京平谷區的成立,本報記者查詢工商資料得知,這家公司的股東有兩個,其中胡祥俊投資35萬元,另一股東杜鴻杰投資15萬元,主要經營技術開發及轉讓、技術培訓與服務、信息咨詢等。此公司在注冊一年后注銷。


而以后以“奧科新得”為名的公司,胡家曾先后成立了四個。在北京的公司注銷后,2003年3月,胡祥俊出資4980萬元,與另一名叫杜麗琴的股東,共同出資5000萬元,在山西晉中注冊成立了山西奧科新得科貿有限公司;2004年12月,胡昕、胡磊分別出資200萬元、100萬元,與另一股東李慧(出資700萬元),在太原高新區注冊成立了山西奧科新得文化傳播有限公司,胡昕任總經理;2009年9月,以胡磊為法人的山西奧科新得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同在太原市高新區注冊成立,胡磊任總經理。


據知情人介紹,胡昕與金道銘結識,應該是在2008年前后。一位曾與胡昕打過交道的山西官員告訴本報記者,“如果說在認識金道銘之前,胡氏姐妹做的還是‘圈子生意’,在認識金道銘之后,胡昕做的則是‘影子生意’了?!?/span>


據前述與胡昕做過生意的國企高層介紹,“胡昕的個子不高,就一米六多一點,身材苗條。她很有氣質,很干練,做生意也很有氣場。在我們面前,她從來沒有挑明過跟金道銘之間的關系,只稱跟金是‘老鄉’,說她自己是遼寧大連人,金道銘是遼寧朝陽人”。


這位國企高層認識胡昕,是在2006年金道銘從北京調到山西任職之后,在山西廳級干部圈子里的一個飯局上?!澳菚r候,她還沒有那么張揚。在2009年或2010年之后,就愈發張揚起來了?!薄氨热?,她正跟我們一起吃著飯,中途會突然站起來離場,說:‘對不起啊,那邊還有誰等我呢!’”


這位國企高層與胡昕交往多年,在胡氏一家成員中,他只見過胡昕一人,從沒見過胡磊?!八妹煤谑莿偭魧W回來,在她公司里沒干多長時間,后來結婚了?!彼J為外界所傳胡磊亦為金道銘情人的說法不實。


胡氏企業的“影子生意”的一大塊內容,是與山西省各大礦務局合作有關數字電視之類的信息技術生意?!八鞔蟮V務局都有生意?!币晃恢槿耸扛嬖V本報記者。


山西潞安礦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下稱潞安集團)是山西省屬七大煤炭企業集團之一,其前身是潞安礦務局。7月2日,本報記者從潞安集團內部人士處了解到,胡昕曾找潞安集團下設的潞安電視臺合作一項數字工程項目,潞安電視臺做出的預算是6000萬元,而胡昕的要價比這個預算要高出很多,便沒有合作成功。后來,胡昕繞開潞安電視臺,與潞安集團電信處完成了該項合作。在胡昕被查后,潞安集團一女性干部也被帶走調查。


胡氏企業的生意為何都能一路順遂?一位曾與胡昕有過生意往來的人士向本報記者分析,“主要有兩個原因。我們都知道胡昕背后是金道銘,一些人是為了討好胡昕,求她辦事。另一方面,我們也不敢惹她,萬一她害我們一下呢?”


據這位人士介紹,晉城市曾計劃跟胡昕合作一個信息化項目,當時的財政局長不同意,后來在提名這位財政局長任人大副主任時,一封匿名舉報信就出現了,該局長被調查,盡管沒有查出什么問題,但仍是被閑置了一年。






3



地方國企深陷局中


一位與胡昕相熟的不愿透露姓名的山西人士認為,前述與山西省各大礦務局做信息技術類生意,盡管動輒規模上億元,也不過是胡昕的“小生意”罷了,而在結識金道銘之后,胡昕運作地產項目,才是真正一本萬利的大生意。而“紀委查胡昕,一個重點就是查她在地產方面的運作”。


胡昕運作的地產項目,最引人注目的是位于太原高新區汾河東畔核心板塊地段的“雙子座”。這一項目,讓山西蘭花煤炭實業集團有限公司(下稱蘭花集團)、山西晉城無煙煤礦業集團有限責任公司(下稱晉煤集團)以及蘭花集團旗下的上市公司蘭花科創都深陷局中。其中,蘭花集團是晉城地方國企,晉煤集團則是山西省屬國企。


2009年12月,蘭花科創發布一份董事會決議公告,宣布公司擬與山西奧科新得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在太原高新區共同開發建設山西數字礦山基地,該項目注冊資本5.533億元,其中公司以貨幣出資4.98億元,占90%,山西奧科新得信息技術有限公司以貨幣、土地使用權出資5530萬元,占10%。


為運作這一項目,2010年2月,蘭花科創與山西奧科新得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共同出資計50810萬元,成立山西蘭花嘉名科技有限公司。但是后來這一項目未能合作成功,山西蘭花嘉名科技有限公司也于2013年3月被注銷。與此同時,2012年春,兩棟造型一致的“雙子座”以及一棟同樣體量的“C座”玻璃幕墻樓卻在原定地塊建成。有媒體曾報道,是蘭花科創與晉煤集團分別借了5億元給胡昕的公司完成了這個商業開發,三棟大樓建成后,胡昕又分別以7.5億元的價格把這三棟大樓整體出售給了山西的三家國企:蘭花集團、晉煤集團、山西省投資集團。


本報記者了解到,早在2013年8月前后,就有媒體從業人士開始曝光胡昕運作“雙子座”的事情。


“‘雙子座’這個項目,本來是要搞科技樓,后來胡昕把它改成寫字樓去賣了?!币晃唤咏m花集團高層的人士向本報記者介紹,“當時郝躍洲接任蘭花科創董事長不久,由胡昕出土地,蘭花科創出現金,計劃共同把這個樓建起來。本來要建成27層,按照合作計劃,建成后7-26共19層歸蘭花科創。但是在合作過程中,因為蘭花科創是上市公司,就出現了很多問題?!?/span>


據這位人士分析,與胡昕公司的這個合作,一度讓蘭花高層“騎虎難下”:搞不成,又撤不出來,“不敢撤,因為不知道金道銘在這個項目上是不是打過招呼了?!?/span>


而本報記者了解到,后來蘭花集團與晉煤集團買下“雙子座”,也并不僅僅像之前媒體所報道的那樣分別出資7.5億元?!昂堪褬琴u了,物業管理卻還是她自己的?!币晃恢槿耸扛嬖V本報記者,“那幾個國企,有的一次性就支付50年物業管理費?!?/span>


這當中,晉煤集團買下“雙子座”中的一座,實則出資計9.3億元。這一數據,本報記者未能從晉煤集團得到證實。


本報記者了解到,除與胡昕合作“雙子座”項目外,蘭花集團還同胡昕進行過其他兩項有關地產、煤礦領域的合作,在胡昕被查一周后,紀檢方面即把有關這三項合作的資料從蘭花集團調走調查。


在山西采訪期間,本報記者未能找到胡氏姐妹及其父母現在的下落。6月25日,本報記者曾到位于太原市高新區創業街胡氏姐妹的公司所在地探訪:一棟高五層的小樓,門緊鎖著,臨街的玻璃幕墻落滿污塵,看上去早已人去樓空。

分享:??????????

粵港澳大灣區紅色家風家教研究中心

《家族商業評論》首席顧問;

家本紀·專欄???

《家本紀》融媒體系列首席顧問;

家族與家族企業文化與傳承研究學者;

新華社半月談文傳中心廣東黨建調研;

查看更多
張韜??????
查看更多
最前線
查看更多
這文章我愛看
企業
家電
家族
非遺傳承人
匠作
品質生活
非遺
熱點標簽
dfl 挂机赚钱 熊猫四川麻将下载安 体彩幸运赛车 江西十一选五专家推荐预测 11选5走势图怎么看 江西多乐彩选号技巧 云智在线配资 采30选5几个号能中奖 下载天天捕鱼手机版 白城吉祥麻将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号码是多少